TXT连载小说网 > 娇艳江湖 > 第二百一十六章【灵鹫宫篇】谁逢...

第二百一十六章【灵鹫宫篇】谁逢...

 热门推荐:
第二百一十六章【灵鹫宫篇】谁逢...-娇艳江湖-失控的生理课全文txt-TXT连载小说网

    
一秒记住 三四中文网 www.0577zclp.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.0577zclp.com

    杨皓承见凌雪臻彻底收归了这灵鹫宫的幽天部,心中甚是开心,呼道:“大家出发,目标救援灵鹫宫。”

    正要启程,突然一名绿衣女子从灵鹫宫飞骑而下。

    “是阳天部的弟子!”璩美凤看得真确,惊呼的道。

    只见这个少女一般边奔袭,一边摇动绿旗,璩美凤对凌雪臻道:“尊主,前面有危险。”

    凌雪臻愕然的道:“你如何得知?”

    璩美凤道:“她手上拉着的旗帜就代表前面有凶险。”

    “属下参见幽天部璩舵主!”只见那少女飞驰靠近,她从马上跃下对璩美凤毕恭毕敬的下跪道。

    璩美凤看着来人,道:“你是陈晓敏。”

    那少女微笑的道:“舵主你还记得属下。”

    璩美凤点点头,道:“前面发生了什么事情?”

    陈晓敏微微的道:“我阳天部奉命在上峰道路把手,不料遭遇三十六洞、七十二岛的人围攻,死伤过半。而且灵鹫宫内有刘长老竟然跟随他们一起叛变,我部抵挡不住,敌人已经杀向灵鹫宫大殿。我是奉命下山求救支援的。”

    璩美凤急道:“那山上的姐妹如何?”

    陈晓敏摇头的道:“不得而知,恐怕伤亡惨重……那些恶贼根本不是人,他们连死了的姐妹都不放过凌辱……”说着,她已经眼睛含泪,伤心欲绝。

    杨皓承也不问再多,当即飞迎而上,道:“我先上山救援,你们跟随而来。”

    “夫君,等等我们!!”凌雪臻诸女紧张的跟随而去。

    璩美凤吩咐手下弟子跟随杨皓承直上灵鹫宫,沿途之上,到处都是双方死伤的弟子,而最惨的莫过灵鹫宫那些少女,她们有的断臂断腿,更残酷的是死了还被剥去衣服,割下乳房,甚至有人还把剑棍插向她们的下阴。如此残忍的手段,实在令人发指。

    杨皓承看到沿途灵鹫宫弟子的惨状,简直怒气冲天,更加飞速直奔山去。穿过双峰之间搭建的云桥,顺着小径向峰顶快步而行,越走越高,身周白雾越浓,不到半个时辰,便已到了缥缈峰绝顶,云雾之中,放眼都是松树,却听不到一点人声,除了山下那一道关卡死人众多之外,一路之上已经很少见有死人,即便是有,也是三十六洞和七十二岛的人。杨皓承心下沉吟:“难道战斗已经结束?”

    穿过小道,最后所剩通往灵鹫宫的是一条青石板铺成的大道,每块青石都是长约八尺,宽约三尺,甚是整齐,要在峰顶铺成这样的大道,工程浩大之极,似非童姥手下诸女所能。估计是先前逍遥派的积累,这青石大道约有二里来长,石道尽处,一座巨大的石堡巍然耸立,堡门左右各有一关石雕的猛鹫,高达三丈有余,尖喙巨爪,神骏非凡。

    杨皓承见识过这么多的城堡山庄,还没有一处可以与灵鹫宫相媲美的,的确是鬼斧神工之作。他刚刚刚到大门外,只听得一人厉声喝道:“天山童姥藏宝的地方,到底在那里?你们说是不说?”

    一个女子的声音骂道:“狗奴才,事到今日,难道我们还想活吗?你可别痴心妄想啦。可恨的就是当日我们的尊主没有杀了你们这些禽兽……”

    “哈哈~你说那个傻和尚,想不到他还挺有手段的,让你们一个个死心塌地的跟随他……”

    这时候,另一个男子声音说道:“陶洞主,人家都是一些女儿家,见了男人哪能不心动的。再说了,虚竹那个臭和尚是百年来灵鹫宫的第一位男性掌门,估计合欢大法练得不错,要不这些女人岂能这么服贴!就品这一点来讲,那傻和尚比星宿老怪丁春秋强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朱岛主,你分明是在胡说。你看看这些姑娘,哪个不是冰清玉洁,全然都是处子之身,今天你我可有福了。”那个陶洞主淫笑的道。

    “对,对付这帮自以为是的女人,就应该先奸后杀,再奸再杀!”朱岛主一旁煽风点火的道。

    “你们无耻!”灵鹫宫的弟子恨声的道。

    可是大厅之内,三十六洞和七十二岛的人明显占有了优势,听到这些姑娘的愤怒,他们更是得意起来。杨皓承从门缝看来,整个大厅聚集不少于三千人除了五六百的灵鹫宫女弟子,剩下的都是敌人。

    杨皓承大摇大摆的走进大厅,也没有人怀疑他的身份,的确也是如此,本来各派之间的弟子就互不认识,此刻又关注着被他们围困的灵鹫宫女弟子,别说一个杨皓承走进来不怀疑,就是一百个进来,他们也不会发觉。

    这时候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妇人站出来道:“大家听我说,作为灵鹫宫的长老,我认为由虚竹和尚做我们的尊主实在有失灵鹫宫在江湖上的威严。此次三十六洞和七十二岛的弟子掌门一起上山,就是为了推倒余婆等人扶持的傀儡尊主,重振我灵鹫宫在江湖上的声威!”

    “刘长老,你背叛灵鹫宫,现在既然还帮着外人说话,是何居心?”灵鹫宫本营护法长老,也是最年轻的长老严菲菲站出来说道。又是一个难得的美女,只见她一身黄衣,上着云裳,下穿长裙,肩罩黄绫小披肩,背露金丝剑柄金剑穗。她凹凸有致的身材,美胸丰臀显得格外的凸显,加上娇嫩白皙如雪的肌肤,彷佛就是动人的小仙女。柔软如云的秀发,衣裙飘舞,身形如飞,宛如临风鸾凤,一双晶莹秀目,宛如两池秋水,清亮透澈,闪闪生辉。难怪全场男人的目光都盯在她的身上,的确是一个诱人的娘们。

    刘长老打量严菲菲,顿时冷笑的道:“严长老,你是不是糊涂了。既然你说我是背叛灵鹫宫的叛徒,我当然要帮着外人说话了,难道我还能帮你说话吗?”

    严菲菲忍不住重重地哼了一声,喝道:“既然你一心求死,我饶你不得!”说着,严菲菲怒气冲天的右袖一拂,倏然掠至刘长老的身前。

    刘长老大惊之下,没有想到严菲菲会动手如此之快,只见远处她人影一闪,疾如脱弦之箭,倏伸右手,疾扣脉门,左手箕张,闪电抓向刘长老的前胸。

    严菲菲出手一招两式,迅快无比,声势凌厉,端的惊人。刘长老滑步闪身,一抖双袖,暴退一丈,一双老眼中,闪射着─股怨毒的寒电,嘿嘿一笑,厉声说:“严长老年纪虽轻,看来身手果然不凡,不过你还不够份量做我的对手。”说着,身形已然扑至,双手疾出如电,上点双目,下击小腹。

    严菲菲冷哼一声,身形一旋,已至刘长老身后,一举右掌,闪电劈下。严菲菲不愧是灵鹫宫四大长老之一,虽然年轻,但是武功确有惊人之处,只觉面前人影一闪,便不见了她的身影。刘长老心中暗叫不好,但是她也是老奸巨猾,只见她迅即低头躬身,闪电一转,一式“飞凤翻身”,右掌疾挥,企图直击严菲菲的左肋。

    严菲菲万万没有想到对方会有这么一手,心头一震,一收小腹,顺势进步欺身,右掌变劈为抓,直点对方后颈藏血穴。

    刘长老倏觉后脑指风已到,心下大骇,身形立即闪电仆地,一挺腰身,飞起一脚,直踢严菲菲的丹田。这一脚踢得又疾又狠,距离又近,围观的灵鹫宫诸女,不禁惊得手足无措,高声娇呼,要想出手相救,已是万不可能。

    “砰!!”一声巨响,全场惧惊。

    只见场中一声暴叱,人影一闪。哧的一声,两人骤然分开。

    这时,严菲菲飘身落在两丈以外,手中却拿着一块长约尺许的灰布。再看刘长老,面色苍白,眼含怨毒,额角已惊出一丝冷汗,右腿灰绸长裤,已被撕开一道尺许长的口子。

    刘长老在灵鹫宫是数一数二的长辈高手,武功也是罕逢敌手,在灵鹫宫中,身为长老,地位仅次于当时的天山童姥,此次三十六洞和七十二岛的造反,其中很大程度就是她暗中推波助澜。可是她万万没想到,严菲菲的武功既然如此之高,细想之下,自觉老脸无光,再说她也已经没有退路,因此,顿时存了拚死之心。

    严菲菲虽然没有刘长老年长,可是显得游刃有余,对着造反的诸人不屑地朗声说:“刘长老,你已年老无用,在下破例准你活着离开灵鹫宫,快些滚吧。”

    刘长老听了这话,只气得浑身直抖,骤然一声厉喝:“狂妄之徒,我与你拚了。”喝声中,急上两步,两臂一圈,双掌同时推出。一阵山崩海啸,势如暴洪的狂飚,直向严菲菲涌去。

    严菲菲刚才一击得手,对刘长老是信心满满,早已不把刘长老放在心上,于是不屑的冷笑,厉声说:“天堂有路你不走,地狱无门偏要来。既然你自己要找死,可不要怨我手下无情。”说着,两臂集中功力,双掌闪电迎出。

    一声震撼大厅远飘荡在群峰的巨响,顿时青石巨砖从地而起,尘土卷空,大厅之内的座椅,被震成粉末,地面还被击出个大坑。

    “轰轰轰!!”

    尘土飞扬中,两人身形,一阵踉跄,各自连连后退数大步。

    严菲菲只觉得天旋地转,眼冒金星。

    刘长老同样觉得气血翻腾,喉间发甜。严菲菲心头一凛,赶紧拿桩站稳,一阵气血上涌,知道内腑已被震伤。

    举目一看刘长老,面色灰白,两手抚胸,身形连连摇晃,看来受伤也并不轻。

    杨皓承平常都是自己参与激斗,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静静的观赏一场江湖的激斗,刘长老和严菲菲的大战使得他大呼爽,都忘记了自己是来救援的。

    此刻再看场上的严菲菲,只见她突觉喉间一甜,立即运气,强抑上涌的鲜血。她生性倔强好胜,宁愿伤势加重,也不愿在别人面前,把这口鲜血吐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哇,哇!”刘长老就不同了,退倒之后,是连吐出两口鲜血,缓缓坐在地上。这时,严菲菲娇艳红嫩的肌肤内,此刻已经没有血色,苍白的脸庞已缓缓流下了汗水来。

    “哇~~!”的一声,刘长老又张口吐出一道血箭。只见她一面揉胸,一面喘息地对严菲菲说:“臭丫头,想不到你还真有两下子……”说着,又是一阵喘息,说:“不过今天我们这边人多示众,只怕你再厉害也是枉然。”

    此刻这样的情形,只怕最开心的人要属三十六洞和七十二岛的那些乱臣贼子。他们攻打灵鹫宫,本来并无太多的把握。如果不是有刘长老这样的内应操纵,他们就是再大胆也不敢反抗灵鹫宫。但是他们也知道一旦犯上灵鹫宫,最终得利的是刘长老这些老臣,但是谁又想到此刻刘长老在搏杀中受伤,三十六洞和七十二岛的人正好可以坐收渔翁之利。

    严菲菲冷冷一笑,沉声说:“就算我玉石俱焚,你们也休想攻下灵鹫宫!”说着一顿,强抑胸间一阵剧痛,又说:“刘长老,留你一条活命,希望在我未反悔前,快快带着你的人滚吧。”严菲菲说着,已觉头昏,腿软,自知不能再在此地停留下去。

    “是吗?只怕严长老你是在强撑吧!你已经受了内伤,你还拿什么来保卫灵鹫宫?如果你知趣的,快快投降,本主还考虑让你做我的压寨夫人!”陶洞主这时候站出来淫笑的道。

    “逆贼……你休想!”严菲菲还没说完。蓦地,只见陶洞主一点黑影,已迎面射至。严菲菲已无力闪避,本能的伸手搁挡。

    “不要……”灵鹫宫的弟子看得清楚,可是距离太相近,根本轮不到她们出手相助。

    “砰!!”一声巨响。

    就在众人以为严菲菲难逃厄运的时候,只见一个天神般的男子从天而降,跃在严菲菲之前,将陶洞主搁挡开来!

    “轰!!”的一声巨响,众人只见陶洞主整个人被撞击飞起,重重的撞在一旁墙上。墙体都凹下一个大洞,陶洞主身体缓缓滑下,七孔流血而亡。

    全场惧惊,灵鹫宫弟子更不清楚这个天神一样的男人从何而来。

    “谢谢……你!”严菲菲见来人救了自己,用尽全力的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来人见严菲菲就要倒下,当即伸手将她扶住,伸手点向她身上的各处大穴,一股内劲源源不断的输入她的体内。

    “啊~~!”严菲菲一阵惊呼,“哇~~!”体内气血翻滚,结果将刚才憋的丹田的淤血狂喷而出。同时一股内劲从对方传来,一阵异香,直扑鼻孔,心神不禁一爽,体内伤势竟然神奇的愈合了。睁开眼睛细看,对方竟然是一个二十多岁的青年美少年。

    “谢谢你,少侠,不知如何称呼?”严菲菲发现自己还被他抱着,微微的问道。

    那少年微微的道:“我?我就是灵鹫宫的新主,上天派遣而来的天神杨皓承。”

    “天神杨皓承?!”严菲菲一阵蓦然,同时眼里又充满了敬意。这样一个天神的确要比虚竹好上千倍万倍。

    “笑话,灵鹫宫从来没有什么天神……”刘长老站出来恨声的道。

    “多嘴!”杨皓承微微一怒,道:“叛逆者,死!”说着凌空挥手,“砰”的一声,结果刘长老整个脸都变成了血浆,触目惊心。

    杨皓承一出手就是要了两个高手的命,现场的人无不惊愕,这样的人,难道真的就是天神下凡吗?

    如果不是天神,凡人如何能有如此神力。


    chapter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