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XT连载小说网 > 红杏暗香系列 > 第十二章

第十二章

 热门推荐:
第十二章-红杏暗香系列-失控的生理课全文txt-TXT连载小说网

    
一秒记住 三四中文网 www.0577zclp.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.0577zclp.com

    秦书记平时有早起锻炼的习惯。虽然这次是出来旅游,昨晚又为“尝鲜”消耗了不少体力,但早晨9点不到,透过落地窗帘缝隙射进来的阳光还是让他醒了过来。尤其是睁眼看到睡在身边的白芸,更是使他睡意顿消。

    俏丽的脸庞,凌乱的秀发,曲线玲珑的娇小身躯,海棠春睡般慵懒妩媚的睡姿,以及随着均匀的呼吸而微微起伏的诱人胸脯,看得秦书记又“蠢蠢欲动”起来。继续往下看时,只见薄裙伏贴少妇娇躯,勾勒出细腰、圆髋、玉腿的优美曲线,双腿微微交叠,鼓鼓的少妇阴阜把柔薄的衣料顶出一个诱人的小山包。

    秦书记色心顿起,坐起身来轻轻把裙子掀到她的腰上,使少妇羞处美景尽现眼底。昨夜色急,没功夫好好欣赏,现在他才发现原来白老师的小bī还是个难得的“馒头bī”呢!

    他和林部长、方行长几个色中老友交流心得时发现,原来这些老头子也都偏好阴部鼓鼓的女人,还美其名曰“馒头bī”。这他当然赞同,因为女人在兴奋尤其是高潮时,外yīn唇会因往两旁拉伸而变薄变扁,这就多少影响了触觉和视觉上的美感;而阴阜和外yīn唇肥厚多肉的女人,即使处于高潮之中,看起来还是鼓囊囊、肏起来还是肉嘟嘟的,那叫一个消魂!

    但他不同意林部长把肥鼓的阴部都叫作“馒头bī”的观点。有些女人穿着紧身裤时把阴部包得鼓鼓的好像挺诱人,脱了裤衩一看,却或皱巴巴、或黑乎乎、或毛糙糙,使男人的性欲大打折扣——这种阴部也叫“馒头”,白白玷污了一个好名字!他对“馒头bī”的标准比那些老头子可苛刻多了:除了肉厚肥鼓之外,还要光洁、白嫩、有弹性。

    比如,郑淑文的骚bī虽然也肥嘟嘟的,但大概是年龄和肏太多了的关系,颜色已经发褐,而且yīn唇上多毛,不能算。小黄的bī唇肉肥少毛、色白嫩滑,只是小yīn唇过于发达,如绽放的鲜花般翻出来,虽也别具风味,但不能算在“馒头” 之列。

    秦书记阅女无数,但迄今为止遇见的真正符合他标准的“馒头bī”却屈指可数。方行长的那个叫什么静的会计小情人,人长得细瘦,小bī却肥肥嫩嫩的,算一个;老刘的“邻家情人”纪小柔不但小bī肥鼓,而且天生白虎,当然是“馒头绝品”;还有那个美女警察楚洁,警裤挂腿,黑色警服下、两腿夹着一个隆鼓白嫩的小肉包,也是个令人想起就心痒的“馒头bī”;还有……

    还有当然就是眼下这个海棠春睡的小少妇了——

    玉腿交叠处,阴阜隆得异常饱满,疏疏细细的芳草都整齐向着小腹方向呈扇形柔贴在阜顶嫩肉上,光洁无毛的大yīn唇也鼓得肥嘟嘟的,莹白中透着诱人的粉红,唇间细缝稍现即逝,消失于紧夹的腿根……

    秦书记情不自禁地用食指按了一下少妇肥嫩的yīn唇——哇,柔中带韧,缩手即弹,就像按在刚出笼的白面馒头上一样!

    “咿——嗯……干嘛……”白芸在睡梦中娇哼了一声。

    半梦半醒之中,她好像听到有男人在说:“嗯……真像个馒头!小美人,以后我就叫你小馒头好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哎呀——”睁开惺忪睡眼,发现自己的下身竟裸露在男人面前,她惊叫一声坐起来,扯过旁边的毯子缠在身上,低头抱膝颤缩在床角,想起昨夜的荒诞,只羞红着脸,再也不敢出声。

    “还害羞呢?昨晚咱们不是很……”

    “求你别说了——”白芸再也受不了羞辱,带着哭声尖叫着打断了秦书记的亵语。接着她好像对这张床忽然产生恐惧似的,猛地跳下床来,远远地站在落地窗边,双手环胸,粉脸低垂,但脸上时而想哭、时而迷茫、时而羞涩的表情还是全落在秦书记的眼里。

    站了好一会儿,少妇才轻轻叹了一口气,低着头绕过大床向卫生间走去,走姿却有些不自然,好像腿间夹了什么东西似的。走到卫生间门口,忽然被一个庞大的身躯挡住了去路,想抬头说话,却已被轻轻抱住。

    “求你放开……我想……洗个澡……”少妇竟没半点挣脱的意图,只软软地靠在男人怀里,低声求道。

    幸亏这时手机响了,书记这才放开她,到外屋接听去了。

    ************

    接完手机,又在客厅里抽了一根烟,秦书记又惦记起房里的美少妇来。轻轻推开卧室的门,看见透明浴室里,少妇正撩起裙子往抽水马桶上坐,半边白臀一晃,就埋入厕座圈里,紧接着就是“哧——”的急促射尿声。

    美妙的少妇撒尿声一下子又激起秦书记的性致。他推开玻璃门,若无其事地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呀!你……”白芸羞急得一下子不知说什么好了,芳心一惊,“哧哧”的尿声也嘎然而止。

    “继续呀,刚才不是哧哧的尿得挺响的嘛!我在门口都听得见。怎么一下子停了?快点,我也有点尿急,快忍不住了!”秦书记一边调笑着,一边解开睡衣腰带。

    刚才洗澡时,白芸已经把自己羞洞里不知洗了多少遍,还是觉得里面有jīng液在流似的。洗完尿急,就想籍着撒尿的劲把yīn道里的jīng液排净,所以尿得特别使劲,那“哧哧淅淅”的声音连她自己都觉得有点不好意思。现在被书记这么一说破,她更是羞得无地自容了。

    “求你……先出去一下……”她低声哀求着微微抬起头,但仍不敢正视而闭着眼睛。

    忽然一股浓浓的尿骚臭伴着男人的特殊气味吸入她鼻中,又像昨晚一样给她一种微醺欲醉的感觉,芳心好像被什么东西挠了一下,一惊,一睁眼——一根黑紫壮硕的大ròu棒在眼前晃动!

    “快点,我忍不住了!”臭男人竟手握那根昨晚夺去她贞操的“脏东西”,抖抖地在她眼前做欲撒尿状。

    “呀——流氓……”白芸忽然想起前天晚上在卫生间里被秦俊淫辱的情景,吓得一下子站起来,羞急地推开身前高大的身体,冲出了卫生间。

    “嘿嘿……这么急干嘛?屁股都不擦一下,哈……”身后随即传来秦书记的淫笑声和男人小便低沉响亮的“咚咚”声。

    ************

    酒店大楼的平面整体呈微微的弧形往里凹,总统套房就在凹处正中的顶楼,东南向面对着渤海。全酒店就这么一个总统套房。它的露台和其他客房的阳台不同,不是伸出墙体,而是直接位于下层客房的屋顶上。

    露台足有20来平米,花卉植物、小鱼池、秋千、青石桌、休闲摇椅,把它布置得就像一个小花园。凭栏望海,蓝天白云,水天一色,沙滩上红绿点点,碧海中白浪排排。再往下看,虽然才上午9点半,但网球场和露天泳池里已有三三两两的红白黄绿各色小点在动。由于露台处于大楼凹处的中心顶部,还可以看到两旁19层以下的几个阳台上也有人在凭栏观海。

    邻近的一个阳台上,还有个男人拿着个长镜头相机正在拍摄海景呢。有点眼熟?光秃的头顶、瘦长的身材……好像是郑老师的丈夫俞处长。

    白芸下意识地往回一缩身子——虽然大家可能都知道了昨晚她在书记房里留宿的事,但她还是不好意思让人直接看见。尤其是现在她的裙子底下连内裤都没有穿,下面往上看的话……她紧张地低头看看栏杆——还好,栏杆虽是镂空的,但建在了楼墙立面往里半米左右的位置,这半米宽的空地又是一个花圃,茂盛的花草刚好可以挡住栏杆的镂空,所以俞处长如果抬头看的话,顶多只能看到她露出栏杆的上身吧?

    刚才逃出卫生间以后,她本想直接跑回自己的客房,回到老公身边,再也不踏进这个令她羞耻的地方了!但跑到门口才想起自己衣裙里光溜溜的,忙跑到镜子前,扭身前后一照——呀!羞死人了!衣料那么薄透,胸前的两点、胯间的隆包、还有身后臀瓣和臀沟……就是高度近视的人也会一览无余的!她急忙跑回卧室想找自己的内裤和乳罩,却怎么也找不到,见书记在卫生间里梳洗刷牙,又不好意思问。她怕书记看见自己这样的穿着又会起“坏心”,只好到露台上暂时躲避一下,凭栏思索对策。

    “怎么办?这样子怎么出去呀?向秦书记要回内衣裤?好像不大可能。让阿浩送一身过来……我怎么开口啊?在别的男人房里留宿,完了还叫自己老公送内裤过来……哎呀!那不尴尬的要死呀!……老公……你好像昨晚说过……你会想开的……是不是真的啊?这种事你也……会看开吗?是不是不再爱我了?天!我该怎么办呀……这种游戏不能再继续下去了!不然真的会毁了我们俩的……死浩子,其实都是你害的……还有那个秦书记,根本就是个……老流氓……”

    正苦恼间,后面一个庞大的身躯靠了过来,拦腰把她搂住,粗粗的男性呼吸从头顶传了过来,敏感的后腰窝也感觉出半软不硬的一大团肉贴着自己——肯定是那根“脏东西”!她微挣了几下,便无力地靠在男人怀里。

    是书记的威严?是搂抱的力度?还是纯粹的感观刺激?她也搞不清为什么,自己被他这么一抱,身子马上软软的像掉进棉花堆里似的,刚刚下的决心一下子烟消云散了,剩下的只有羞羞的晕眩、颤颤的等待。

    “小馒头,你可真会吊人胃口。昨晚还你情我爱的,刚才怎么就翻脸了?”

    秦书记的一只大手在她腰腹间摩挲着,另一只大手却已握住她的一只嫩乳揉捏起来。虽然隔着衣服,但男人的热力还是轻易地透过柔薄衣料,源源不断地传到乳房上,令她的小奶头不由自主地翘挺起来。

    “什么……小……馒头……”她有些疑惑,以为他在说自己的乳房太小,不如郑姐她们的丰满漂亮,女人爱美的本能使她小嘴微翘着轻声嘟囔了一句,一丝不满浮上俏脸,微扭了一下身子,以示自己想挣脱他的搂抱。

    “你这里……鼓得比别人都要饱满,就像个白面馒头嘛……”说着,秦书记还用手在裙子外面按住她的阴阜,揉了几下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流氓……”白芸的脸一下子羞臊得通红起来。她这才记起刚才将醒未醒之时,好像听到他在说什么“小馒头”,原来他是在说她……这里呀!她当然知道,自己的阴部好像比别人要丰满隆起一些,尤其是穿牛仔裤或其他紧身裤的时候,感觉腹下裆部鼓鼓隆起,常常吸引不少男人色色的眼光,害得她把好几件心爱的裤子白白放在衣柜里了。“可是……哪有这样说人家的啊?”在心里害羞、埋怨的同时,竟带着一丝甜蜜的滋味。

    “以后……我都叫你‘小馒头’好吗?”秦书记一边调戏着脸带桃色的娇小少妇,一边用手指准确地探到缝里阴豆的位置,隔着裙子轻轻点了几下。

    “哦!不要……不准你这么叫……人家……”只被这么轻点几下,白芸就觉浑身酥软、毛孔直开了。

    “那就……没别人的时候叫。现在就叫了哦……小——馒——头……”

    “求你别……叫了……”白芸羞得连耳根都红了,低垂的头小姑娘似地拼命摇着,同时,她感觉自己的“馒头缝”里好像湿润起来了。

    “求你把……胸罩……内裤还给人家!我这样子怎么出去呀……”她还算没被摸得失去理智,知道现在说不定正是提要求的最佳时机。

    “狡猾的小馒头,你想使美人计啊?昨天说好这是件纪念品,我不会还给你的。等一下小田过来,我叫他回去给你拿一套不就得了!……要不——我叫小叶给你送一套性感的开裆内裤过来怎么样?呵呵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!不用叫叶薇了……让我老公……送来好了……”提到老公,她心里一揪——等会儿他真来了,该怎么面对啊?难道就这样衣裙里光溜溜地被个老男人抱在怀里,对自己老公说,老公,麻烦你回去给我那一条内裤来……

    白芸正为尴尬的事发愁呢,忽觉屁股一凉——原来裙子被书记从后面掀到腰上了!接着屁股缝又一热——那根讨厌的“脏东西”已经贴了上来!

    “呀!不要——”她惊叫了一声,马上意识到这是在屋外,怕别人听见,又扭动着身子压低声音哀求道,“求你了——不要在这里……”

    但是少妇的扭动挣扎对身强力壮的秦书记来说却毫无用处,反而徒增了他在淫辱人妻过程中的趣味!已经发硬的大屌被丰满柔嫩的两瓣臀肉夹着、摩擦着,这美妙的滋味丝毫不亚于直接插在小bī里——即使马步半蹲的姿势再累,也是值得啊!

    “宝贝小馒头,还没试过在露天挨肏吧?很刺激的……放心,我们是顶楼,没人会看见的……”秦书记已经箭在弦上,岂有不发之理?他一边安慰着少妇,一边压低马步,手握大屌在少妇已经湿淋淋的bī缝滑擦,探索着小bī洞口。

    “求您了书记……不要在这里……你看下面……俞……哦!天——”白芸本想告诉秦书记,俞处长就在侧下方的阳台上,随时会看到他们的,说着,还上身稍稍前探,用手指给书记看。谁知这一来,屁股自然会后翘,使自己的羞洞更加暴露,让身后的男人瞬间找准了洞口,当仁不让地使劲往上一顶……等她惊觉羞洞一下被塞满时,“天——”字还未从嘴里完全喊出,就哽在喉咙里了。

    “天!光天化日之下,就这样被……”平时与老公做爱都要关灯的白芸,被这种情形吓坏了,紧张得脸色发白,浑身直抖,连ròu洞里的嫩肉也是一阵阵的痉挛。

    “书记,求您了……回屋里去,随便怎么……都随你……哦——”她紧张地往下看看老俞的阳台,趁着书记回抽的动作拼命往里一缩身子,但随即就被狠狠地顶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小宝贝……这里才刺激呢,你看——你的小馒头都流这么多水了……”蹲马步的姿势虽然累点,但分跨的两腿根部夹着个嫩白屁股,大屌在少妇嫩穴的阵阵痉挛中抽插,又可以享受露天肏人妻的异常刺激,傻瓜都不会罢休!秦书记把少妇前面的裙裾也整个撩到她腰上,又一手探到少妇胯下捞了一把yín水,伸到她眼前。

    几根粗粗的手指上果真沾满淫液,在太阳下莹莹闪着水光。有一丝淫液从指尖上挂下来,晶莹透明中又混杂着一点白色,而且韧性十足,挂得长长的,足有5、6秒钟才从指尖断开,刚好滴到一朵含苞欲放的粉红小菊花上。小菊花颤了颤,从花瓣上垂下一条银丝……

    “哎呀——嗯……”白芸被羞臊得说不出话来。这时,她才感觉到自己胯间的确是“洪水泛滥”,那些羞人的水已经顺腿而下,像蚯蚓一样“爬”得她两腿内侧痒痒的,都快“爬”到膝盖了。

    “求您……回屋去……要怎样都……随你……”少妇一边强忍着紧张中的异常快感,一边继续哀求着。

    “真的都随我?那我回屋……要干你的小屁眼!”秦书记稍稍停下来,用拇指揉了揉埋藏在少妇臀沟里的小菊花,戏弄道。

    “不——求你……了……呀!被他……看见了……”屁眼上的奇痒使她不由自主地一夹屁股、一仰脖子,猛地发现下面那个阳台上俞处长正举着相机往这边瞄呢!这下可把少妇吓坏了,双手使劲推着栏杆想往里躲,但秦书记好像故意似的用力把她往外顶,紧张得她连屁股肉都绷得紧紧的。

    “嗨——白老师,早上好!一个人吗——景很美——我给你拍一张!”不识趣的老俞竟在这时和她大声打起招呼来,由于角度的关系,他大概还没看见她身后半蹲着的秦书记。可他这么大声一喊,远远近近好几个阳台上都有人往这边看了。虽然他们应该看不到栏杆后面的春色,但白芸还是紧张得满脸羞红。

    身后的秦书记明显地感觉到少妇xiāo穴里的嫩肉好像也很紧张似的,正紧紧包住自己的大屌一阵阵急促地蠕动。他放慢了抽插的速度,细细品味着小bī蠕动带来的美妙感受。为了进一步戏弄白芸,他一手搂住她的细腰轻轻往上一提,自己身子往前一压,然后矮身往上使劲一顶,把个少妇顶得脚尖点地“哦!——”的叫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什么?白老师——你大声点!听不见——”偏偏这时,老俞大概以为白芸这声“哦——”是跟他说的,大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说景——是很美……哦……不用拍我……等会儿到海上再拍,哦!……

    郑老师起来了吗……”白芸不得不一边硬着头皮和俞处长打招呼,一边忍受着羞洞里可恶ròu棒的不断侵扰。这种从未尝试过的羞耻、紧张中的异常快感,使她时刻担心自己会叫出来,不得已时只能捂住嘴巴闷声“哦”一下。

    其实老俞又不是傻瓜,早就看出来了,而且还用长焦镜头拍了好几张呢。主动和白芸打招呼,一来是为了不让秦书记误以为自己是有意在偷窥,二来嘛,当然是有意戏弄一下这个美女老师。透过花草和栏杆镂花的间隙,他拍到了掀起的裙子和白玉般的双腿,还有隐隐约约的少妇神秘处。现在,秦书记把白芸这么往前一提、一压,可爽死老俞了。他按着快门一阵连拍——虽然摇曳的花草有时会影响镜头的对焦,但阴阜鼓鼓的模样、纤纤阴毛的黑影总算是拍下了,其中一张居然还记录下了白嫩yīn唇夹着根黑家伙的妙景!当然,少妇眉蹙眼迷、紧张害羞的脸部表情也无一漏过。

    “求求你……我受不了了……让我回屋……让你搞……那里……也行……”

    白芸知道自己快不行了,低声哀求、妥协着。

    “哪里?是说小屁眼吧……小馒头,还真听话……好,再让我插二十下,咱就回房去……一!……二!啊——三!哦……”

    快感就像远处大海的波涛,后浪推着前浪,一浪更比一浪高,冲击得白芸的芳心仿佛已经飞出楼外,飞向那蓝天碧海……

    “白老师——怎么啦——不舒服吗?书记呢——在那里?要不——我叫淑文去看看你……”楼下老俞的声音,此刻听在白芸耳朵里简直像讨厌的乌鸦在叫。

    秦书记却心里直乐——这龟孙子,跟我一起唱双簧呢!

    “不用——”白芸憋红了脸,勉强回答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十!嘿——十一!……”秦书记还在身后边插边数着,但白芸意识到自己马上就要崩溃,再也经不起一点点刺激了。

    数到“十二”的时候,秦书记猛地一提她的腰身,那滚烫的大菇头倏地狠顶着她的花心,还使劲磨了几下,并从她脑后探出头来,对老俞打了声招呼:“老俞!起得这么早啊!”

    刹那间,白芸只觉脑子一片空白,身子不听话一阵抽搐,心里直告诫自己:“别叫!别叫出来!”虽然小嘴也捂上了,银牙也紧咬了,但还是从鼻子里发出了“嗯——嗯!”的闷哼。

    忽听书记从身后钻出来和老俞打招呼,羞得心头一阵狂急,浑身抽搐、花房泄洪的同时,尿门一松,尿柱竟也激射而出——失禁了!她急得手捂腹下,竭力想忍住,但紧张的高潮中,下身好像不是自己的一样,根本不听她的!

    细细的尿柱在她的勉强忍念中带着美妙的弧线,喷喷停停、高高低低,全撒在栏杆的白瓷砖上,流到白色大理石的地上,黄澄澄的一汪。有一下喷得急了,还喷出栏杆的镂花,撒在外面的花草上。几朵小菊花被这突如其来的微烫的“黄雨”淋了个正着,兀自无辜地摇曳了几下。

    最后,尿液好像失去了力气,由喷变流,从尿孔满出,顺着少妇玉腿断断续续地流下;有些还由男人的ròu棒流到阴囊上,在皱皱的囊皮上汇聚、下滴。

    秦书记也在少妇穴肉的紧张蠕动和花心的狠命吮吸中忍不住精关,射了。一股股浓浓的热弹直打娇嫩的花心,把少妇打得又不由自主抖了几下……

    继续让半硬的大屌泡在满是汁液的温暖小bī里,秦书记从后面紧搂着少妇,一边还高声和下面阳台上的老俞有一句没一句地搭着话。直到好像郑老师叫唤、老俞回房里去了,他才拔出变软的大屌,扶着少妇腰际的裙子,在她身后蹲了下来。

    每次刚肏完一个他所喜爱的人妻,秦书记都喜欢趁她还在高潮余韵中颤抖的时候,“检阅”一下自己留在她小bī上的“战果”。现在他看到的可谓“战果辉煌”——玉腿颤颤微开处,肿胀未消、嫣红娇嫩的小yīn唇上还挂着一条长长的伴着jīng液的淫丝,欲连终断,滴到地上的一汪少妇鲜尿上,黄液中泛着白丝,怎不惹人遐思淫想!

    搞过这么多女人,高潮失禁的还真是少见。大概7、8年前,他还是纪委副书记的时候,一个犯事的县财政局副局长的老婆有这毛病,每次被他一摸就紧张得尿湿裤裆,肏她时淫液伴着女人的尿臊味,真是别有一番趣味!从那以后就再没遇见过,今日得见,弥足珍贵啊!

    秦书记心满意足地放开少妇,坐在休闲摇椅上一边摇晃着休息养神,一边欣赏着趴在栏杆上颤颤饮泣的人妻。那因哭泣而一抖一抖的少妇柔肩,使他产生一种既怜惜不已,又想尽情占有、使劲蹂躏的复杂感情。

    白芸在高潮渐渐消退、又见远远近近的阳台上都没人了以后,深深的屈辱和羞耻感,使她憋了好久的眼泪一下子汹涌而出,伴着压抑的“呜呜”轻泣声……

    好半晌,她才擦掉了眼泪,放下裙子,挪挪踩在尿迹上的双脚,倚在栏杆上偷偷瞄了一下闭目养神的秦书记,才敢看看地上那一滩自己撒的小便。黄黄的还冒着些许泡沫的尿液,使她羞耻得差点又捂嘴想哭。

    小时候她胆子特别小,确实有一紧张就漏尿的毛病,特别是在老师提问或考试的时候。母亲带她去看医生,医生给她做了些心理上的辅导,让她多交朋友,尽量克服胆小的毛病。上了中学以后,朋友多了,人也变活泼些了,也就慢慢没了漏尿的毛病。只是高二的一次考试中,她作了点小弊,不料老师猛地从后面走过来,敲了敲她的桌子,把她吓得又漏尿了。考试结束后她还伏在桌前不走,同学以为她在哭,其实她是在等裙子干一点才敢走……

    当然,这件事除了父母和小学的班主任,连丈夫田浩和闺中密友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“但从那以后,就再也没犯过这毛病了啊?今天这情形……比那次考试作弊不知紧张了多少倍呢……”白芸羞羞地想着,不由自主又偷偷看了秦书记一眼,“都是这老流氓害的!故意把人家弄得这么尴尬、这么紧张……唉,真是羞死人了!他会不会……笑话……还跟别人说呢?”

    这时,她才发觉自己的高跟鞋里也是湿湿的,好难受!再偷瞄秦书记一眼,见他还在闭目养神,忙羞羞转身蹲下,脱下鞋子一倒——呀,湿渍渍的,还可以滴出几滴黄液来呢,气味臊臊的——当真羞煞佳人了!

    ************

    其实,在市委大院里多年与大小官员打交道的经历,早把田浩从一个文质书生潜移默化成了一个善于审时度势、处事冷静理智的“小官吏”了——尽管他自己不怎么承认“官吏”这个称呼,宁愿别人叫他“书生”或“文人”。

    早上8点他就准时醒来了。洗冷水澡、刷牙、梳头、整装,只用了短短20分钟,到站在阳台上看花园、挂念妻子时,他已经在脑子里把两天来发生的事情重新过滤了一遍,基本理清了思路,而且像给领导写报告一样在心里列出了分析提纲:

    1、这一切都是他们安排好的,自己夫妇落入了他们精心布置的圈套(想到温柔多情的叶薇也可能是他们的“同谋”,他心里还是很伤心)。

    2、妻子的二度失身,和自己的“同流合污”都已经成为实事。正像刘局长说的那样,一次和两次、三次没什么分别,索性咬牙继续“游戏”。

    3、“游戏”的好处,一是可以操别人的老婆平衡自己的心理,二是可以顺利踏进秦书记的圈子,升官在望——失之东隅,必须收之桑榆才不亏!

    4、“游戏”的坏处是可能会影响夫妻感情,但自己到现在还这么牵挂着妻子,证明自己还是深爱着她,并没受这件事的多少影响(至于妻子对他的感情会不会因这件事而改变,正是他目前最忧心的)。

    5、大家都是栓在一根线上的蚂蚱,“以妻谋官”的丑事应该不用担心会传出去。

    6、不管是在录像中、还是近在身旁,在目睹妻子受辱的过程使他心酸、羞耻的同时,他不得不承认,自己心里竟伴着一种时隐时现的兴奋!而且随着过程的递进,越是既成事实、越是陷于现实的无奈,这种异常的兴奋就越会“浮出水面”!(这不禁让他又想起那篇色文里的男主角来——王兵?嘿嘿,少个“丘” 字就跟我一样了!)

    前两天极度混乱的思绪经早晨这么一理,田浩觉得精神清爽多了,只隐隐觉得好像忽略了什么似的,一时又想不起来。直到去西餐厅点好了早午餐,又和李老板通了电话,再次确定一下游程、接送等事宜之后,在去俞处长、刘局长客房叫门的途中,他才一下子想起来了——是妻子的态度!他忽略了妻子愿不愿意再继续“游戏”这个关键环节了!

    为这,他觉得自己有些愧对妻子——怎能不顾她的感受呢?

    但马上,他又担心起来:“万一阿芸不同意呢?那我刚才的理好的思路不是又乱成麻了吗?今后的日子……我不但要忍受戴过绿帽、被人嘲笑的痛苦,还白白舍了妻子套不着‘狼’,前途、女人都没了……”

    心神不宁地依次敲各位领导的门时,田浩觉得俞处长的神色有些古怪,干笑里给人一种幸灾乐祸的感觉;刘局长则好像早就在等他似的,一听见敲门就开门而出了,说要同他一起去书记那儿问早。

    “老俞这老王八!幸灾乐祸什么呀?你自己头上不也绿油油好几年了,还笑我!哼!哪天不把你家郑老师干得哇哇叫,我就不姓田!”在电梯里,田浩心里一直在忿忿地骂着俞处长,转念又想,“这可是个换妻的圈子啊,阿芸是不是要被圈子里的每个男人都……搞遍呀?也包括这只老王八?对了,昨晚老婆不知有没有被刘局长也……搞了?唉,亏大了!……昨晚好像还听到老婆在求书记不要让别的男人再碰她……嗯——对,绿帽不能再多下去了!尤其是老俞这样的猥琐老头,阿芸要是被他搂在怀里,那我可真得跳海了!对——既然事已至此,就让阿芸认准书记这棵大树,千万不能让其他男人再沾边了……”

    这样想着,田浩心里稍稍平静了些。但临近总统套房,心情又复杂起来——旧社会穷人卖妻也都一走了之,眼不见心不烦,自己却有种去妓院里见老婆的感觉!不知不觉到了套房门口,刘局长拿出一张房卡,一边开门,一边轻声对他说书记为了聚会方便,特地叫饭店为他多办了一张。田浩不禁在心里暗暗羡慕起书记对刘局长的信任和待遇来。

    他忽然又记起前天他正准备来这儿敲门时,老俞那神经兮兮的样子:“那天郑老师肯定在书记房里,所以老王八才会那么紧张,怕我撞破他的绿帽呢!唉,现在……怎么会轮到我了呢?就这么进去,要是看到老婆正被书记压在身下……

    干那个的话……叫我脸往哪儿放啊?刘局这个老狐狸,肯定是故意的……”

    他正犹豫着找什么理由阻止刘局长,“喀”,门开了。他只好忐忑不安地跟着刘局长走进去。客厅里没人,主卧室的门大开着,刘局长轻轻喊了几声“书记——秦老板——”,见没人答应,就往卧室里走去。跟着走到卧室门口时,田浩的心都跳到嗓子眼了,一看床上也没半个人影,心才落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呵呵,在外面看风景呢!”刘局长指了指敞开着玻璃门的露台。

    跟着刘局长来到露台,还没来得及和闭目养神的书记打招呼,田浩就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——老婆背朝着这边光脚蹲着,一双湿漉漉的高跟鞋摆在身旁阳光下,裙子被她拽到前面,好像正专心做着用力拧裙子的动作,后面有人进来也不知道,从扯缩了的裙子下露出了一小半白嫩屁股也没察觉;更可气的是,屁股下的地上竟还有一小滩白浊的粘液,分明是刚流出的混着jīng液的yín水!还……还有更让人震惊的,她身边栏杆内的地上竟有一汪黄澄澄的泛着泡沫的液体,那不是尿吗?!

    “老婆啊,你究竟在这里干了些什么啊!”田浩刚刚平复的心情又澎湃激荡起来,早晨经过理智分析作出决定后似乎轻松了许多的心,一下子又变得沉甸甸的,酸楚、绞痛、怜惜、疑惑……所有的情愫全都涌上心头。看着妻子的绿裙,他心里一阵苦笑:“还不如剪下来给我做顶帽子呢!”

    白芸听到身后有动静,回头一看,吓得忙放下裙子转身站起来,战战兢兢地光脚靠在墙边,羞红的脸低垂着,连看一眼丈夫的勇气都没有,想哭哭不出来,想说又不知说什么好。

    妻子可怜楚楚的样子,田浩看在眼里,疼在心里,一下子什么怨气都没了,匆匆和秦书记打了声招呼,就疾步来到妻子身旁,把她紧紧搂在怀里,颤声轻问道:“阿芸,都还……好吗?”

    白芸被丈夫的体贴感动得想在他怀里大哭一场,但旁边还有两个老色狼呢,只能强自忍住哭声,眼泪却沾湿了丈夫的衣襟。

    秦书记闭着眼睛应付了田浩一声后,美美地伸了个懒腰,才慢慢睁眼和刘局长聊了起来。他侧头看看小夫妇俩抱在一起的感人场面,和刘局长相视一笑,接着对白芸说道:“小馒头……哦不,白老师,你不是要小田给你拿东西的吗?”

    田浩听了有些诧异,忙问妻子:“阿芸,什么东西啊?”

    白芸羞得抬不起头来,颤颤地躲在丈夫怀里半天不敢吱声,被丈夫一再追问下,才不得不仰起一张桃花似的粉脸,稍稍踮起赤裸的脚尖,在他耳边轻声说了句:“内裤胸罩,傻瓜……”随即又钻到丈夫怀里。

    田浩从妻子的肩背往下看,只见翘翘的臀瓣在薄裙里曲线玲珑、若隐若现,这才恍然大悟,忙迭声道:“知道了,知道了,我马上就回!”心急火燎地转身就往外跑。

    “等等我嘛……”白芸也跟着丈夫跑出去,到了客厅才抓住丈夫的手,羞红着脸颤声道,“老公……这条裙子也……不能穿了……给我拿去年生日……你送我的那身衬衫和裤子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,好,知道了!你等我,马上来!”田浩看一眼妻子裙子上东一块西一块的湿痕,心中又是一酸,赶紧转身跑了出去。

    ************

    白芸在自己的卫生间里又洗了一次澡,蹲在浴缸里把羞洞冲洗了好长时间,直到感觉里面再没有老流氓的遗留物了,才穿好衣服忐忑不安地走出来。偷偷看了一眼正靠在床上看着电视新闻的丈夫脸上的神色,她芳心怦怦直跳,轻轻叫了声:“老公……”然后小心翼翼地站在他身旁,低头噘嘴玩着指甲,那样子就像个做错了事、站在老师面前等候批评的小女生。

    终于回到心爱的丈夫身边了!虽然只有一夜时间,但她却感觉如隔三秋——这一夜变化实在太大了,不知老公是否还像以前那么爱她?从他刚才搂抱安抚自己时怜爱的神情看,应该是的。可是发生了这样羞人的事,为什么他还……她实在摸不准男人的心。

    好几分钟的沉默……

    “老公(老婆)你还爱我吗?”蓦地,两人异口同声地问出这句话来。

    一阵迸发而出的清脆欢笑在房间里飘荡。

    紧接着,两人在床上拥抱着、翻滚着、热吻着、爱抚着,就像一对阔别重逢的夫妻……

    “老公,你真的和以前一样爱我吗?”激情稍退,被压在身下的白芸不放心地又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唉——不一样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么?你!”白芸紧张得眼睛都瞪大了。

    “是不一样啊,比以前更爱了一百倍!”

    “你坏死了!哪有这样吓人的哦?可是……人家都已经被……不干净了……

    你不嫌弃吗?”

    “老婆你别再说这些话了,我真的不会嫌弃!而且,一想到你被书记……那个……的情形,心里是有点酸痛,但另一方面……唉,不说了,不说了,你会笑话我的。”

    “说嘛——说嘛……我不笑你就是了!”

    “就是……唉,说不清楚的……总之就是有点兴奋……想看看你在别的男人身下是……怎么样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真的?那不是……嘻嘻……人家有什么处女情结,你倒好,居然有这种绿……那个什么的情结……嘻……”

    “喂,喂——说好不准笑的!还笑?看我怎么整你……”说着,田浩故作恼羞成怒的样子,伸手去挠她的腋下。

    “咯咯……不要……我不敢了……咯咯……”

    “看你以后还敢笑我!”

    “不敢……不敢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以后……书记那边……你还愿意……”田浩实在有点羞于启齿。

    “什么愿意!你以为我会心甘情愿?可是……唉,现在都……这样了,你说他会放过我们吗?唉——这一切都是你害的,害得人家……在阳台上都被……要是传出去我可怎么做人啊……呜……”说哭就哭,是女人特有的本事。

    “对,对,都是我的错!你为我做的牺牲太大了。”田浩本来正想问她在阳台上是怎么回事呢,但见她哭得像个泪人似的,就只好暂时作罢,赶紧讨好道。

    “就是嘛……以后……人家说不定会被他……那个老流氓……折腾成残花败柳的……”说到这里,白芸忽然想起书记那根可怕的黑ròu棒,梨花带雨的脸上不自觉地泛起浅浅的红晕,赶紧拉下脸道,“到时你要是不要我了,我就……穿件红衣服吊死……做厉鬼缠着你!”

    “放心,你怎么会变成残花……你永远都像鲜花一样漂亮的!我怎么会不要你呢?我对你的爱,如果要加期限的话,那肯定是——一万年!”

    “哼!你们男人——就嘴巴甜!”白芸终于破涕为笑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对了……还有件事……就是……昨晚刘局他有没有……”

    “他?他那肥头肥脑的样子,我才不会让他……沾边呢!”白芸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向丈夫隐瞒这一点,心虚使她故作撒娇状,偏头不敢看丈夫。但一想起自己躺在何盈丹怀里被刘局长插入的情景,不禁脸蛋一片绯红。

    “那就好,那就好。我不想……太多的男人……沾你……尤其是这个狡猾的胖子,还有那个让人恶心的——老王八!”

    “老王八?哦——你是说郑老师的丈夫吧?嘻嘻……是够恶心的……我今后连看都不让他看一眼,行了吧?”白芸笑着,忽然想起刚才被他窥破自己在阳台上的丑事,心里对他更是憎恶。

    “好了,现在我要检查一下,这里……是不是被老色狼给弄坏了!”田浩坐在妻子腿上,伸手要脱她那件白色紧身马裤,看见妻子饱满的阴阜把马裤前裆绷得高高隆起,心中一荡,边拉拉链边问,“对了,刚才我好像听到老色狼叫你什么……小馒头!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这是我们的小秘密,不告诉你……”白芸想测试一下丈夫的那种情结,故意撒着娇激他一下。

    “哼,那个老色狼能说出什么好话来?肯定是指……这里!鼓得跟个馒头似的……纯粹是在引诱男人犯罪嘛!小浪娃!小馒头!”果然,丈夫在拉下她的裤子,一边隔着内裤抚摸她的阴阜一边说话的时候,声音带着些兴奋的颤抖,眼睛里也闪烁着一种她从未见过的异样光芒。

    “变态!你们男人……怎么都一个德性!”白芸嘴里娇嗔着,心里却泛起一阵甜蜜的涟漪,为自己身上有一样令男人痴迷的部位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夫妻俩在房里说着情话,缠绵了好久。白芸的白色小内裤都被摸湿了,田浩硬硬的yīn茎也被妻子掏出来了……

    “哎呀!不好!十点三十五了!让书记他们等急了!”田浩忽然一声大叫,从床上跳了下来,慌张地穿起裤子,“快,快起来呀!说好十点二十用餐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就那么怕秦书……那个老色狼吗?”正在兴头上的白芸脸上一片潮红,嘟着嘴不情愿地埋怨道。

    “不是怕,这是……秘书的职责嘛……”田浩嘴上不承认,心里却觉得确实窝囊——老婆都被他占了,自己却还对老东西这么敬畏,是不是有点贱?


    chapter;